新闻检索:
网站首页 | 协会介绍 | 分会工作条例 | 新闻动态 | 理事机构 | 联系我们 | 在线咨询
 
热门新闻
 
 
疫情之下,现代航运服务业的危与机
新闻来源:来源:中国水运报  发布时间:2020/3/30 9:26:00

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态势持续向好,各地企业的复工复产正在加快步伐,赢得这场战“疫”的最终胜利、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曙光就在眼前。

作为我国航运软实力的重要板块,航运服务业尤其是高端现代航运服务业的发展越来越受到重视,此次疫情的发展变化和严格防控措施对现代航运服务业会造成什么影响?针对突发状况,业内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发生了哪些新变化?我国现代航运服务业的未来发展趋势如何?连日来,记者采访了业内相关专家。

航运金融保险行业受挫

“航运服务业属于航运业的支撑保障行业,航运业又是国际贸易的保障产业,疫情首先影响的就是国际贸易业。受疫情影响,工厂停工,贸易萎缩,航运的需求也随之下降。”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中心建设研究所李志平博士在谈到这次疫情对航运服务业的影响时表示。如今现代航运服务业包含有航运金融与保险、海事法律、仲裁服务、航运交易、信息咨询等,在他看来,此次疫情波及到了其中很多方面,尤其体现在航运金融与保险行业。

“保险业按照原有的精算成本风险测算,在这次事件中肯定会有所亏损,或者利润降低。这要视不同保险公司和保险品种的情况而定,就目前而言,邮轮保险受到不小影响。由于疫情是短时间内重大突发事件,导致保险理赔和金融坏账增加的风险加大。”大连海事大学航运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隋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同样注意到航运金融保险行业。

据悉,1月24日,疫情暴发后,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布紧急通知,所有的出境旅游业务自当日起暂停,各邮轮公司开始先后宣布临近航次停运计划。截至2月底,各邮轮公司预计约50个航次、近20万游客被取消,邮轮港口也暂停所有营运,对邮轮业的影响直接冲击到其相关保险服务。

水上运输是风险极高的行业,业内专家认为,应结合疫情突发状况,将保险理赔范围根据现有的条件逐步进行相关修缮。据悉,目前传统上的保赔险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除核风险以外的25种,可借助船东互保协会从自身特点出发查漏补缺,推出新的保险品种,在保费上适当做出相应调整,避免造成巨大的冲击。“国家采取了一些措施保障这些行业的持续运行,比如推出了一些贷款缓交、财政转移支付、税收优惠、量化宽松货币等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李志平告诉记者。

除了对航运金融与保险业的影响,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航运交易业由于当前疫情管控措施的不确定性,二手船市场的交易规模可能会下降,新船市场伴随订单违约的风险增加会受到相关影响;在海事仲裁方面,航运业萎缩势必会导致短期内海事纠纷的减少,随着疫情的持续,海事仲裁的业务量会稍有下降;在航运信息咨询行业,疫情所造成的影响相对较轻。

海事法律在线服务受追捧

记者了解到,在疫情期间,为了有效防止疫情传播,保障海事法律服务的正常运行,网络在线的方式被放在首位。2月1日,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发布了一则疫情防控期间的仲裁工作通知,提出优先选择在线系统提交立案材料。疫情期间,网上开庭的案件可如期举行。此举保障了当事人、代理人及其他仲裁参与人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智能化的服务模式一直广受推崇,在此前,中国海仲已经实现了从立案到结案全流程的远程操作。例如,率先在浙江自贸区推出保税燃油加注争议快速处理网上平台,通过网页端和微信小程序相结合的形式实现争议的网上处理。

不仅如此,各地方海事法院也都开启了网上办案模式。2月7日,南京海事法院发布了疫情防控期间相关措施,提出要充分利用网上诉讼服务中心、移动微法院等线上平台功能,最大限度实施网上立案、网上查询、网上调解,有效发挥“互联网+海事审判”的功效,以减少人员聚集流动,确保诉讼事项高效处理。同时还强调要充分利用网络平台,及时发布司法政策和典型案例,引导正确的价值导向,有效应对疫情对产业生产经营产生的影响。青岛海事法院自2月3日至3月17日,已通过互联网审理各类案件99件,其中院庭长网上审理63件,约占全部网上审理案件的63.6%。全流程网上办案特别是互联网审判提供了安全便捷、公正高效的海事司法服务,既节省了诉讼成本,又提高了审判效率,赢得当事人的高度赞扬。

网络的优势同样也在航运金融业得到体现,李志平向记者介绍,在疫情期间,像云营销、云核保、云续保、云理财、云契约等航运金融“云”服务,在网络大数据的推动下,不仅减少了人员面对面的接触,其服务也变得更加智慧便捷,降低出错率。

国内发展具备充足优势

国际经验表明,建设航运强国更多的是依靠高端航运服务业这种航运软实力的提升。

根据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发布的《全球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报告(2018-2019)》显示,中国的银行总航运融资规模排名全球第一,但在航运保险方面,欧洲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航运保险市场,其中中国的货运险排名全球第二、船舶险排名全球第三,海事责任险和离岸能源险相对落后。全球海事法律服务中心仍位于欧洲,Legal500数据显示,伦敦的海事仲裁条件是全球最好的,知名海事律所和仲裁员数量全球最多。欧美地区的海事信息咨询产业也相对发达,根据2019年Lloyd’s List统计的全球173个国家中,共有海事信息咨询机构8677家,中国的机构数量位于前十榜单。

可见我国作为世界海运大国,为高端现代航运服务业的发展带来了许多契机,国际上开始出现逐渐出现中国的身影。“依托我国在数字经济方面积累的优势发展以云+航运服务,大数据+航运服务等新模式的航运服务业是一大趋势。”李志平表示,很多航运服务业的模式创新可以借助互联网来实现。

“不论是现货市场,还是衍生品市场,主导权仍在欧美,我们目前只是参与者,不是主导者。但从过去的十几年来看,我们的航运业发展迅猛,正在走上坡路。”隋聪表示,如果我国要想进一步发展航运市场,那么航运现货交易、航运衍生品交易应该是重点。

在海事仲裁方面,我国与英国发达完备的海商法律体系相比较薄弱,目前缺少对海事仲裁的专门立法和针对性规定。内地的海事仲裁部门处理的仲裁案件仍然局限于国内水运纠纷,涉及国际海运纠纷仲裁的公信力较弱。据悉,截至疫情爆发以前,我国海事案件收案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并以10%的速度逐年增长。海事仲裁市场需求的逐年增长,会促使我国海事仲裁业的不断完善。

此外,高端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也离不开人才资源特别是高层次专业人才资源。我国在国际海事法律专业和船舶金融、船舶保险、现代物流等方面缺乏高层次专业人才。航运教育方面相对落后,专业性的培训机构较少,应该逐步完善相关人才培养和引进机制。

目前,我国港口建设规模、港口吞吐量、运输船队规模均处于世界前列,随着国际航运资源向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的转移和集聚,在现代航运服务业的发展上具备充足的优势,可以结合自身的特点打造富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航运服务业。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  维护单位:中国港口协会长江港口分会   沪ICP备05056019号  沪公网安备31022102000114号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