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网站首页 | 协会介绍 | 分会工作条例 | 新闻动态 | 理事机构 | 联系我们 | 在线咨询
 
热门新闻
 
 
暂停大陆港口始发国际邮轮,产业链迎来大调整
新闻来源:来源:海运圈聚焦  发布时间:2020/3/20 10:17:00

业者预计今年邮轮旅游经济损失巨大,下半年是否能全面恢复,还要看全球疫情的控制以及游客心理的恢复情况。

公主系列邮轮上的游客遭遇疫情,随后引发了更多邮轮企业的暂时停航或业务调整。就在日前,交通运输部表示,我国第一时间暂停了大陆港口始发的国际邮轮,涉及到全球7家公司10艘国际邮轮。同时也暂停中日、中韩之间的客运邮轮。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多方采访了解到,邮轮旅游从最初的小众市场到这几年成为新兴旅游产品,再到进入下滑期,邮轮旅游产业链原本计划在今年可以进入格局和市场产品升级调整期,然而一场始料未及的疫情打破了所有的规划,而各大邮轮公司、旅行社、平台、港口运营者等都受到波及,业者预计今年邮轮旅游经济损失巨大,下半年是否能全面恢复,还要看全球疫情的控制以及游客心理的恢复情况。

产业链广受波及

谈及邮轮疫情防控,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副局长杨新宅对媒体表示,我国曾发生歌诗达邮轮、赛琳娜号邮轮两起事件,当时两艘船舶均发现有发热旅客。邮轮载运量比较大,人员高度密集,空调排水系统都是相通的。在海上航行期间,一旦出现疫情,难以得到有效的医疗救治。好在这两起事件,在当地政府、海关、移民局等相关部门的通力协作下,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置。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自从部分邮轮发生疫情后,游客对于邮轮旅游已经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排斥心理,且疫情之下,原本就已暂停了大部分的出游业务。

“我是今年年初给家里几位老人预订的4月出行的邮轮产品,别说现在要停航,即便不停航,我也肯定退单了。”消费者吴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数年前,歌诗达、皇家加勒比、公主等邮轮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并开设固定航线,大多走日韩线路。从最初大家并不十分了解邮轮旅游开始到市场崛起,短短几年时间让更多业者看到了掘金到机会,随后携程组建天海邮轮来分一杯羹。

“整个邮轮旅游产业链涉及邮轮公司、分销旅行社或平台、港口等,由于对市场的看好,所以很多旅行社或平台采取的是包船模式,分销商可获更低价格,如果销量喜人则利润率很高。所以这几年邮轮旅游的价格一直在降低,从最初可能人均近万元,到如今的人均3000~4000多元。”劲旅咨询首席分析师魏长仁指出。

此次疫情来袭,加之暂停大陆港口始发国际邮轮,这使得相关邮轮公司、旅行社和平台、港口等都受波及。在采访皇家加勒比、维京邮轮等数家邮轮公司后,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此前部分邮轮公司已经暂停了从中国出发的部分邮轮线路,比如皇家加勒比一度取消了至今年2月底中国母港出发的航线;决定取消针对中国市场2020年所有3月出发的航次。

“邮轮公司的员工还是上班的,其实还有很多后台工作要做,但市场销售这块的业务损失巨大,且今年的投放预算估计都要取消了。”一位在邮轮企业工作多年的管理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一艘巨型邮轮可以有4000人左右的载客量,其中有至少数百位员工,那么邮轮停航,这些员工如何安置?尤其是一些外籍员工。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业者后了解到,管理者分为岸上和船上,岸上员工比较固定,即便停航,他们也需要做后续工作;船上到一定级别的管理者是跟航线走的,若亚洲航线有调整,他们会调到欧美或其他线路,船上的服务人员也一样;船上的一线服务人员大部分是跟短期航线的合作模式,比如这两个月都在船上工作,下船后合作就结束了,如果要再上船工作则重新再签约。

同样受挫的还有旅行社和平台,根据业者反映,尽管现在皇家加勒比等官网平台上还挂着5月以后出发的邮轮产品,但鲜少有人问津。而此前的包船业务也基本都取消了,旅行社和邮轮公司也在协调退款事宜。此外,港口运营者也遭遇业务和收入下滑。

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对港口码头来说,其主要收入包括靠泊费、客运费、作业包干费等,一旦停航则这些相关费用的收益都没有了。另有部分同业者表示,停航使得港口码头运营者的收益减少了一半以上。

市场何时恢复尚未可知

与最初时的繁荣不同,其实邮轮行业在经过了价格战、包船模式后,市场定位和价格已经降低。“且欧美大部分邮轮的主要收益是靠船上的酒水或其他消费,而中国游客喜欢一价全包,不是非常愿意额外再消费餐饮,但中国游客在邮轮上的免税商品购物的消费比较高,船票价格不算高。”魏长仁分析。

公开资料显示,在经历了游客量增速持续性放缓后,我国邮轮行业在2018年旅客量最终还是步入下降通道,整个行业也进入“寒冬”。据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邮轮游艇分会(CCYIA)和中国港口协会邮轮游艇码头分会联合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接待邮轮数量和邮轮旅客量双双下滑。另有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13个邮轮港共接待邮轮969艘次,同比下降17.95%,邮轮出入境旅客合计490.7万人次,同比下降0.98%。其中,母港邮轮艘次、母港旅客人次、访问港邮轮艘次均出现下降,尤其是母港邮轮艘次,同比下降近两成。

于是,一度出现了部分外资邮轮减少在华业务,2018年7月,诺唯真游轮便公告称,进入中国市场仅一年多的诺唯真喜悦号于2019年4月离开中国市场;携程系的天海邮轮也停止了业务。

“原本我们预估2020年,邮轮产业会有一轮新的发展和提升契机,因为经营困难的业者也淘汰出局了,价格战的时代也过去了,更多的优质产品会出炉,消费者也更成熟了。然而在发生这次疫情后,邮轮产业受挫,暂时停止部分航线运作,具体何时能全线恢复尚未可知,一切都要看全球疫情的控制情况。而且旅游业是非常脆弱的,消费者心理何时恢复也很难说。即便到今年下半年是不是可以全面恢复,目前也无法给出定论,但全年的整体业绩肯定受影响。”魏长仁认为。

中国港口协会港口邮轮游艇码头分会高级顾问王迟对媒体表示,本次疫情使很多企业都措手不及,邮轮产业下游链“港航旅”的企业也不例外。在疫情区运营的邮轮适时应对类似疫情的唯一措施只有停航,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规避这种极为凶险的疫情。此次,中国始发港的邮轮公司、沿海邮轮码头及旅游公司针对疫情,迅速做出反应,采取了港口严密防控,邮轮停航退款,旅游企业配合跟进等“战时”应急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疫情终会过去,如何采用更为先进更为科学的方法应对可能再次出现的新型病毒和其他各类传染病,是邮轮“港航旅”企业必须面对的课题。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  维护单位:中国港口协会长江港口分会   沪ICP备05056019号  沪公网安备31022102000114号   管理